LED洗墙灯,大功率投光灯,地埋灯,壁灯,户外亮化工程厂家,澳锝照明

企业文化

公务员考试众生相

发布日期:2021-12-19 15:17   来源:未知   阅读:

  以国考开考为界限,2022届毕业生和仍在两年择业期的往届毕业生,以及社会考生,还将迎来各省省考、军队文职考试。由于近两年就业形势的变化,年轻人报考公务员的意愿似乎越来越强,他们是怎么考虑的?

  11月28日,一个冬日的星期天,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22年招录考试,即“公务员国考”正式开考。据国家公务员局消息,今年有212.3万人通过国考资格审查,而计划招录仅为3.12万人。虽然比去年扩招5516人,但报录比仍高达68∶1。

  这其中,西藏自治区邮政管理局的“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岗位,成为最热门的职位。据《北京日报》报道,作为唯一报考条件“三不限”岗位(不限户籍、不限专业、不限基层工作年限和工作经历),甚至不限政治面貌,仅招一人的边远地区邮局岗位,该岗位最终吸引了20813人报名,招录比达“惊人”的20813∶1。

  以国考开考为界限,2022届毕业生和仍在两年择业期的往届毕业生,以及社会考生,还将迎来各省省考、军队文职考试。由于近两年就业形势的变化,年轻人报考公务员的意愿似乎越来越强,他们是怎么考虑的?

  2020年9月,清华研究生钟晓文收到了自然资源部公务员考试合格通知,彼时她已入职一家央企,就此错过了这次进入国家部委的机会。

  据她介绍,往年国考成绩往往会在5月份左右出结果,但2020年因为疫情影响,直到9月中旬她才收到录取通知。“当时听说清华的学生很多都是我这种情况。” 钟晓文说。

  2019年11月底,钟晓文参加了国考,笔试成绩在第二年的1月份公布,当时她的分数为133.9。“具体的录取分数并没有公布,只告诉你有没有过线。”所谓录取分数线,就是按照招考简章确定的面试比例,进入面试名单的最后一名考生的分数。

  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国考面试时间一延再延。在这期间,钟晓文的心情也从得知笔试通过的喜悦逐渐转向忐忑。“这种等待是很磨人的,就业形势也不好,我就特别担心为了考公而耽误别的工作机会,最后全都落空。”

  在等待期间,钟晓文也不断地投简历找工作。“我找工作还是以国企、事业单位为优先,当然一些大厂、外企也不排斥。”最终,她收到了一份央企设计院的录用通知,此时已是2020年的8月,而她的考公之路在经历了面试、政审、体检后,也接近尾声。

  “我内心更倾向部委那边,但设计院那边答应解决北京户口,也一直催着我回复,公务员考试又迟迟不出结果,就让我十分焦虑。”出于稳妥考虑,最终钟晓文选择了接受设计院的岗位。

  在入职一个多月后,她收到了自然资源部公务员考试合格通知。“心情当然是很遗憾的,父母家人朋友也都觉得很可惜。”她说。

  如今,钟晓文已经工作一年有余。她打算继续考部委公务员。“我本身是学环境工程出身,环境行业的发展主要靠政府驱动,部委能够提供从顶层设计考虑行业问题的机会和平台,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这些年的形势不太好,加之疫情的影响,目前我所在的设计院业务开展也不如以前。”

  但钟晓雯也并不能确定公务员之路就是她的长远人生目标。“考公对于我来说是提供一个平台和机会,我觉得在职业发展初期,平台还是很重要的。”钟晓雯说。

  “我可能还是一个相对理想主义的人吧。”李展怡说。2019年从复旦硕士毕业后,她放弃了成为公务员的机会,选择了一份企业的工作。

  文史学科出身的李展怡,原本打算硕士毕业后前往海外读博,理想是在高校任职。这既是父母的期盼,也是她自己的规划。但申请博士的路途却比想象中困难,一方面是不容易找到对口的领域,另一方面获得奖学金的机会不大。在申博的两三个月中,李展怡开始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能不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那段时间基本天天和爸妈电话,一打电话就哭,觉得自己是不是让他们失望了。我妈听到也很心疼,说那就开始找工作吧。”于是,李展怡便开始求职,彼时已经是当年的12月,秋招已结束。

  当时复旦大学的就业服务公众号上陆续发布了不少省份招考选调生的信息,李展怡开始思考,可能加入公务员队伍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毕业时,或许是受大环境的影响,考公似乎很自然地成为我和朋友们找工作的一个选项。”

  两三个月间,李展怡先后尝试了浙江、湖南和天津的选调生考试。在考公的同时,她并没有放弃寻找别的工作。在下载了好几个招聘软件后,她不断地根据关键词搜索,只要看到的岗位不排斥,就投递简历。

  “对于考选调生,我的心态和找工作一样,就是投简历,准备考试,并没有特殊对待。” 李展怡说。最终,她考上了湖南的选调生,同时也收到了两份企业的通知。

  “很多人觉得当公务员很稳定,但我可能更看重工作内容本身。当时有一个智库的通知,面试的时候领导描述的项目让我觉得这个工作很有意义,有国际化视野,而且是我感兴趣的产业研究方向,所以我最终去了企业那边。”没有过多的犹豫,李展怡放弃了成为选调生的机会。

  “可能是刻板印象吧,当公务员我的性格也许不适合。”如今,李展怡已经在智库里工作快两年,工作节奏很快,时常需要出差,但她说“我可以不计成本地去做一件会让我觉得有价值、有获得感的事情,现在的工作就是这样”。

  “如果能在我有限的生命里,为除我以外的人留下一点什么就最好了。” 李展怡补充道。

  对于2021届社科专业毕业生钱小嫒来说,一年半的求职期,20多次大大小小的招考,包括国考、各省省考,能在毕业5个月后接到军队文职招考的录取公示结果,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研究生第三年,钱小嫒的男朋友在北京找到了工作,她也不得不配合着更改计划,本来想去南方当老师的她,求职意愿变成:最好能留在北京。

  钱小嫒的文职考试贯穿了漫长的7个月,从今年4月份报名,5月底笔试,7月份成绩公布,如无意外,8月初就应该是面试环节,结果,赶上了一轮新冠肺炎疫情,面试延后,什么时间再试,当时的延后公告也没有提及。

  10多天的面试课程,明码标价两万五,如果考生分数能超过岗位分数线分,就可以考中再付钱。销售告诉钱小嫒,10天的课程,模拟面试可练到20天。

  如今,钱小嫒觉得,这个课程并不值这个价。辅导机构将文职面试课放在北京顺义的一个酒店里进行,40多个考生挤在一个班里。面试课程分为5天公共课、5天专业课,只教应试技巧,不教具体内容。此前说好的陪练老师,也只有一位在酒店随时待命,僧多粥少,事实上没法和考生“一对一”。

  钱小嫒所报岗位是助教岗,正式面试时,除结构化面试还需试讲,这一环节,辅导机构是让4位考生“结对子”,以小组方式练习,直到课程结束,钱小嫒也没有机会正式上讲台试讲一次。

  钱小嫒告诉记者,这个国际关系专业的助教岗没有面试真题库,也没有参考书目,她只能针对“国际关系”这几个字来准备。钱小嫒并非国际关系专业的学生,备考期间,她看了好几本该专业的专著,为了应对试讲之后的考官提问,还背了很多时事政治。最终,考前刚看的一个时政知识点,竟然真的考到了,钱小嫒觉得自己相当幸运。

  不同于其他招考,文职还会要求考生的身体素质,按照钱小嫒的身高,她的体重最多只能有112斤,在面试通过等待体检的日子里,钱小嫒只能靠啃蔬菜、跑步、健身来保持体重,既辛苦又惴惴不安。回顾自己的文职“上岸”经历,可以说是经受了成绩和体重的双重考验。“总算是有了一份在北京的工作。”钱小嫒很满意。

  2022年应届毕业生刘欣然,就读于北京某211高校社科专业,是班长还是学生党支部支委。在许多同学眼中,她漂亮大方,成绩优异。“优秀两个字用来形容她,远远不够。”这是身边朋友对她的评价。但是,进入求职季以来,刘欣然觉得,人生的第一个坎儿仿佛来了。

  还未进入求职季时,就有师哥师姐告诫她,“秋招是给清北的人准备的,不要抱希望”。似乎一语成谶,进入求职季以来,刘欣然只接到过两个出版社的笔试邀请。

  学校组织招聘会时,刘欣然和她的室友一起去看了看情况。她俩在一个国企招聘展位驻足时,该企业的工作人员,一见来咨询的是两个女生,开门见山地说:“我们的工作更适合男生,很辛苦的,你们受得了吗?”刘欣然的室友很诚恳地说:“可以的。”对方回答道“那你很棒哦”。最后,他们连两个女生递交的简历都没收。

  经历完这次招聘会,刘欣然的心态更平和了。她现在觉得国考“考不上才是情理之中”。她参加了某地政法机关的招考,报名都是通过宣讲会,刘欣然既不知道报录比,也不知道往年分数线,在宣讲会上,宣讲人称考虑到工作性质,该岗位“更适合男生”。

  刘欣然的故事很短,因为她的求职季才刚刚开始,未来还会有更多属于她的故事。参加国考对她而言,不过是为了增加“上岸”机会。作为一名长沙人,刘欣然没有留在北京的执念,更想回家,她认为在大城市“从零开始,挺难的”。戒网瘾已成行业难题长沙特训学校太原隆胸太原韩式无痕隆胸

返回